<ol id="wlgip"><output id="wlgip"></output></ol>
      <span id="wlgip"><sup id="wlgip"></sup></span>
      <track id="wlgip"></track>
      1. <span id="wlgip"><sup id="wlgip"></sup></span>
        <span id="wlgip"><sup id="wlgip"><object id="wlgip"></object></sup></span>
        <track id="wlgip"><em id="wlgip"><del id="wlgip"></del></em></track>
        <span id="wlgip"><sup id="wlgip"></sup></span>
        <samp id="wlgip"><menu id="wlgip"><tbody id="wlgip"></tbody></menu></samp>
        <track id="wlgip"><em id="wlgip"><del id="wlgip"></del></em></track>

            <ol id="wlgip"></ol>

              這三個家庭為啥盼冬至?

              2021-12-16 20:22:00   來源:本站   作者:本站    瀏覽人數:

              話說“冬至”這天,晝最短、夜最長,從這天算起,北方進入了一九嚴寒。在山西上黨地區有這樣一家民營企業,卻把“冬至日”變成了“冬助日”。


              姐妹倆的暖色夢想

              上黨區西八村有一對兒姐妹,姐姐李子漩在英杰中學上初二,妹妹李子真在上小學三年級。3年前,她們的爸爸在一次意外車禍中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小時候的子漩(右)子真(左)

              小時候的子漩(右)子真(左)

              家里沒了頂梁柱,也就斷了穩定的經濟來源。娘母仨加上73歲的姥姥,還有一個精神抑郁、只能待在家的舅舅,只能靠著家里的3畝玉米地艱難度日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丈夫出車禍的時候,大女兒還在上五年級,我不敢告訴她,到了下葬那天,才把子漩從學校接回來?!弊愉鰦寢屨f。子漩埋頭回憶著——“爸爸剛走那幾天,我的世界是黑白的。每當想起爸爸,總是他帶我去玩兒的場景,明明這些就像發生在昨天,怎么爸爸就不在了呢?!”這時,淚水滑過了雙頰,子漩的頭埋得更深了。

              姐姐子漩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,妹妹子真也好學懂事。姐妹倆在校的花費一年在2萬左右,但媽媽沒有放棄,“讀書是她們唯一的出路,孩子想上學,我就想盡辦法供她們。有了振東的資助,我們更有信心了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子漩、子真手繪畫

              子漩、子真手繪畫

              姐妹倆的夢想是彩色的。正像她們曾經一起畫過的一幅畫:白云飄過天空,蝴蝶飛過草叢,小貓打開書頁,一個帶發卡的小女孩正在微笑地讀著,三顆暖紅色的心明媚了整個春天……


              2歲孩子的暖眼相片

              暴昱彤剛過了2周歲生日,已經患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1年多了。為了救治孩子,家里前前后后自費了45萬元?,F在,小昱彤還在太原兒童醫院接受治療。

              在武鄉縣江嶺村,我們見到了孩子的爺爺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都六十多歲的人了,就像快落山的太陽。讓人心疼的是孩兒啊,她還那么小,就得受這罪!”昱彤的爺爺邊講述,邊用手巾擦淚。

              小昱彤的爺爺

              小昱彤的爺爺

              土窯里,爐臺上的茶壺冒著燒開的水汽。老人弓下腰身,拿出大碗,倒上開水,拌上蜂蜜,對我們說:“外頭冷,你們坐下,喝點水暖和暖和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我們想看看昱彤長什么樣子,老人便與正在陪護孩子的老伴兒視頻通了話。透過窄窄的手機屏幕,一寸照片上的小昱彤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——孩子長著一雙澄澈透亮的大眼睛,嘴角淺笑著,很是乖巧可愛。她是否知道:怎樣的命運降臨家人?她又是否知道:怎樣的人生即將展開?

              視頻通話中的小昱彤

              視頻通話中的小昱彤

              臨別時,昱彤的爺爺感慨說:“我知道,民營企業不容易,還花那么多錢資助那么多人,這是善舉啊。這個冬助日,我們一定去,再遠也去!”


              20年患者的暖心招呼

              武鄉縣馬莊村的胡飛今年45歲,2001年患上了尿毒癥。20年來,他身邊的不少病友都陸續地“走”了。由于常年都是每周3次透析,胡飛只能在醫院附近租了房。

              胡飛的媽媽武玉仙

              胡飛的媽媽武玉仙

              “我的兒子胡飛經常說:媽媽您生了我,這是我的第一條命;您又把腎源給我,這是我的第二條命;振東資助咱家9年了,給了我第三條命?!焙w的母親武玉仙向我們轉述了她兒子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視頻通話中,胡飛笑著跟我們打招呼:“這大冷天的,你們還跑這么遠到我家,太感謝你們了!”“聽說你找了份不太勞累的工作,身體能頂得住吧?”“媽媽太辛苦了,我能分擔一點兒是一點兒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武玉仙說:“李安平老總是我兒子的救命恩人。每年的冬助日我都去,去給李總送一條圍巾,雖然不值多少錢,也要表達一下我們全家人的感謝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胡飛掛在臉上的燦爛笑容,和母親講述時含淚的樂觀,讓冬天充滿了融融暖意。


              這家企業的暖人慈善

              12月21日,又是一年冬至日。今年冬至日,也是振東集團的第21屆“冬助日”。

              冬助日李安平為孤兒發放救助金

              冬助日李安平為孤兒發放救助金

              21年前的冬至日,李安平董事長參加了長治市慈善總會組織的孤兒救助活動??粗_下那么多孤兒茫然無助的眼神,他的臉色變得異常沉重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小男孩在臺上發言的時候,或許想到了去世的爸爸和再嫁人的媽媽,他再也無法控制情緒,跪在地上,放聲哭喊:“媽媽,媽媽,你在哪里呀?我好想你??!”

              這一刻,李安平的心里五味雜陳,淚水止不住地從這位“硬漢”的臉上滴落下來。他想到這么多失愛兒童的不能承受之重,他想到這些孩子無人疼、少人愛,將來可能造成心理畸形,甚至發展為“問題青年”,他想到只有讓他們感受到社會的溫暖,擁有一顆感恩的心,他們才會健康成長……

              會議結束后,李安平立即撥打了縣民政局局長的電話,請他迅速統計當地孤兒人數?;氐焦竞?,他第一時間召開高管會議,決定將失愛兒童救助作為企業的一項慈善事業,把“冬至日”法定為振東集團的“冬助日”。后來,大病患者、孤寡老人、殘疾人、特困家庭等群體也納入了“冬助日”的救助范圍。

              2020年第20屆冬助日救助大會現場

              2020年第20屆冬助日救助大會現場

              自此之后,每到這一天,受助者們從長治各地趕來,千余人匯聚振東集團,參加“冬助日”救助活動??偛看笤豪?,天雖寒,情卻暖,他們共同見證了振東人的這份慈善真情、慈善責任、慈善擔當!

              總裁致辭 | 加入我們 | 版權申明 | 友情鏈接

              山西振東集團 版權所有 2016 copyright www.laptopcupr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晉ICP備13000178號-1 博訊科技 技術支持

              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_月光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_免费能直接看黄的网站